吴体胖

编辑:传播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0 01:38:02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吴体胖,字润甫 ,生于河南省濮阳市徐镇乡吴寨村,祖籍菏泽,梅花门第十三代宗师。吴体胖自幼习武,苦练梅花拳,精通多种兵器。1928年,在南京参加全国首届国术擂台赛,取得优异成绩。
中文名
吴体胖
国    籍
中国
出生日期
1891年
逝世日期
1964年

吴体胖人物简介

编辑
吴体胖以菏泽为基地,先后在河南、河北、江苏、安徽、湖北、湖南等地设场授徒,并任曹州国术馆总教练。1949年到台湾后,致力于传播中国武术文化,门人弟子遍及2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海外梅花拳传播第一人。
“梅花”盛开牡丹城
菏泽武术源远流长、门派众多。梅花拳,作为一支扎根菏泽大地的拳派,拥有着众多的习武爱好者。吴体胖、司中元、杨士稳、崔文勤、贾龙生等老一辈梅花拳大师威名远播,“中华武林百杰”王守义,援外武术教授陆建民,中国武术七段、国家高级武术教练刘保印,中国武术七段、全国武术比赛全能冠军张玉萍,曹州武术馆馆长贾其武等梅花门弟子在中国武坛上也是声誉日隆。

吴体胖人物经历

编辑
“紫面大圣崔文勤是我二爷爷的关门弟子,刘保印是崔文勤的弟子,张玉萍是刘保印的弟子。”11月15日上午,在牡丹区南城办事处曹州社区的一座老房子里,说起梅花门不断涌现的人才,梅花拳第十三代宗师吴体胖的孙子、现年已经68岁的吴柏华滔滔不绝。吴体胖弟兄三人,他排行老二,其兄吴新广,即吴柏华的爷爷。在兄弟三人中,只有吴体胖没有后代,惟一的养女吴云霞,在1969年因故去世。幼时的吴柏华一直跟着吴体胖学习梅花拳,直到现在仍习练不辍。
逃荒要饭回老家
吴家虽祖籍菏泽,但吴体胖的父辈们曾迁居河南省濮阳市徐镇乡一个黄河岸边的小村庄——吴寨村。出生于动乱年代,吴体胖一家非常贫寒,他一直没上过学。“直到终老,他老人家连100以内的加减法都不会。常有人戏弄他,‘三只鸭子、两条狗、四个蛤蟆共有多少条腿?’气得二爷爷吹胡子瞪眼。”吴柏华笑着说。
有一年黄河泛滥,吴寨村村民被迫四处逃荒,十多岁的吴家三兄弟辗转回到菏泽老家。“房子是借别人家的,开垦的是现在牡丹区二十一中学校院里的一片2亩盐碱地。”在吴柏华的记忆中,父辈们的生活是极其艰辛的。那时的菏泽,为了保卫家园、不受欺凌,人人都练武。吴体胖虽没有文化,但天赋很高,学起来非常快,也非常刻苦,跟随老师马廷瑞习武数年,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武术境界。
后来,吴体开始在鄄城县什集镇王坊村、巨野县龙堌镇龙堌村等地设场教拳。“二爷爷去台湾后,王坊、龙堌两村都先后邀请我去教拳。我在王坊教了两年,由于后来生产队不允许我再出去,没有去成龙堌。”吴柏华说,他自幼习武,受到了吴体胖的严格训练,哪个姿势不正确,就要挨板子,一条长约1米、宽两寸余的板子,抽在身上让人疼痛难忍。吴体胖对门人弟子的武德教育要求很严。有一次,吴柏华和别人打架了,次日装作没事的样子到练武场,在众人面前,吴体胖厉声说道:“到墙角跪下!”“那事不怨我。”吴柏华争辩说。“不怨你,也不能和别人打架,练武是让你逞能的?!”结果,吴柏华被罚跪了一上午。
遗憾终老台北市
1928年,首届国术擂台赛在南京举行。吴体胖受邀参加了这场有全国各地武林顶尖高手参加的比赛,获得了优秀的成绩。从此,名声大震的吴体胖开始了在数省设场授拳生涯,间或回到菏泽。
吴体胖豪侠仗义,虽然经常教导门下弟子不得轻易和别人打架,但对那些欺压百姓的街头小混混、汉奸走狗,他是 “该出手时就出手”。由于他威望很高,再加上门人弟子众多,那些人只好自认倒霉,事后也不敢滋事生非。驻扎在菏泽的日本军多次企图拉拢他加入汉奸特务队,都被他或当面拒绝或远走他乡躲避。吴柏华常听二爷爷说:“欺负百姓的事,我绝对不干。”
后来,吴体胖跟随一个国民党军队的营级干部当了贴身保镖。1949年,吴体胖到了台湾,遇到了梅花拳第十六代弟子张武臣,从此两人结下了忘年交,吴体胖也把自己的一身武功绝学全部传授给了张武臣。闻讯赶到台湾拜吴体胖、张武臣为师的中外武术爱好者络绎不绝。经过考察,只有那些真正酷爱武术、人品与武德俱佳的人才被吸收为梅花拳弟子。尽管入门程序严格,但到目前为止,仅张武臣的弟子已遍及美、韩、日、英、德、意、俄、南非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门徒达2000余人。
吴柏华保留着一张吴体胖临终前的照片,那是1964年2月吴体胖与张武臣在台北市中山公园的合影。由于当时的政治形势不允许他回乡探亲,1964年临终之际,吴体胖遗憾地交代张武臣,有朝一日回到菏泽探亲的时候,一定要代他看望一下亲人。1988年以来,张武臣多次回到菏泽,并和吴体胖在大陆的门人弟子一道,在牡丹区南城办事处的一个大堤上修建了吴体胖纪念碑,供梅花拳弟子瞻仰悼念。
梅花拳扬威海外
张武臣在菏泽探亲期间,向人们介绍了吴体胖在台湾期间的一些活动。
数十万国民党部队初到台湾时,部队士气低落,连军饷也发不下来,张武臣不得已从部队退了下来。听说台北市来了一位梅花拳高手,而且同为菏泽老乡,他就辗转找到吴体胖。两人相见后非常高兴,决定靠打拳卖艺维持生活。
一天,两人在台北市闹市区卖艺,看到围观的人不少,张武臣拉开架式表演了两套拳,博得了围观众人的喝彩。突然,一个手持拂尘的道士走进圈内,说:“小子,敢与老道试试拳脚吗?”张武臣被迫出招,被老道打倒在地。吴体胖非常生气,因为按照江湖规矩,无论是武术高手还是平民百姓,是不能跟一个打把式卖艺的人较劲的。他以教训的口气对老道说:“你一个出家人,不安分守己,却跟一个卖艺讨饭的人过不去。”老道脸上一红,说:“拳脚上见高低吧。”说罢右手一个外扣,扣住了吴体胖的右手腕。吴体胖见招拆招,抖手一甩,将老道摔了出去。老道急忙跪下拜师,被吴体胖断然拒绝:“我不会收一个没有武德的出家人为徒的。”
日籍韩人李道三自恃武功高强,在台北市找到吴体胖过招。被吴体胖击败后,李道三灰溜溜地回到东京。美国重量级拳王乔路易,在50场比赛中49胜1负,游历到日本东京时,找到李道三要求比武,被后者推荐了吴体胖。
1952年12月13日,乔路易在几名日本和美国记者的前簇后拥下找到吴体胖。通过记者的翻译,吴体胖了解到乔路易的来意后说:“他是练西洋拳击的,我是学中国武术的,不是一个路数,不必比武了。”看到对方一再拒绝,乔路易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吊在房内梁头上的一个重约150余公斤的实心大沙包,一记重拳将沙包荡出一丈多远。随即一个箭步扑向吴体胖,右手一记勾拳击向吴体胖下巴。吴体胖见势左手一拨,右手中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其右耳下穴位,乔路易当场倒地休克。
由于吴体胖的反击速度过快,在场的人根本没有看清到底怎么回事。半个多小时后,乔路易醒了过来,嘴唇发紫,目光痴呆。次日,稍有好转的乔路易要求拜吴体胖为师,并拿出50万美元当作拜师礼,被吴体胖坚决拒绝。
牡丹晚报记者 周 锋 采访整理
词条标签:
武术家